夜莺说着还狠狠的掐了苏锐的大腿一下

 四台越野车上装满了人,包括司机在内,二十人就这样围在苏锐的身前三米处,注视着这位满身伤痕的男人。
 
    当然,他们的手中,全部拿着手枪!
 
    “苏锐?”
 
    似乎是为首的一个男人问道,他身高臂长,身上的气势正盛,那强大的气场比现在看起来有些萎靡的苏锐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。
 
    在说话的时候,他还皱了皱眉头,因为车灯全被打碎,很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心情。
 
    “苏锐不是我,我也是来杀苏锐的,结果让他跑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冷笑:“如果不是他,我怎么能受那么多的伤?”
 
    这名男子先是露出一丝愕然,似乎没想到苏锐竟然还能够如此无赖,而后又笑了笑:“大名鼎鼎的苏锐,竟然也会耍这么低劣的把戏。”
 
    “我说我真不是苏锐,你们不相信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不相信,我们又不是傻逼。”
 
    “你们就是傻逼。”苏锐在心里说道,而后皱了皱眉头:“你们是谁?”
 
    “我们当然是来杀你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我并不认识你们。”
 
    “认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认得它就行。”说话间,这名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红色的百元钞-票,还弹了一弹。
 
    似乎他实力不错,丝毫不担心重伤的苏锐可以攻击到自己。
 
    苏锐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:“原来是个为了钱就不要命的主。”
 
    “钱是好东西,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呢?如果是鼎盛时期的你,或许我根本不会接下这趟活,但是,现在的你,恐怕根本不足为惧了吧?”
 
    说着,他已经打开了手枪的保险,对准了苏锐的胸膛。
 
    那么多支枪,只要有一半能命中目标,苏锐也就死的透透的了!
 
    “他们出了多少钱?”面对那么多枪口,苏锐没有丝毫紧张之意,只是自嘲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“一千万。”中年男人把这百元钞-票又随手塞到了上衣口袋里。
 
    “一千万美金?”
 
    “华夏币。”
 
    “一千万华夏币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我的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便宜了?”
 
    一旁的那些打手们听的直欲吐血,一千万华夏币已经是他们接到过最值钱的任务了,这个家伙是谁?他把自己当成了全国首富吗?
 
    “少说这些没用的,一分钟后,我就可以拿到这笔钱了。”说话间,这名男子也收起得意的表情,扳机已然压下去了一半!
 
    “我可以给你两千万。”苏锐忽然笑了。
 
    “两千万华夏币?”这名男子闻言,松开了扳机,脸上却挂着冷笑:“你以为我会相信?”
 
    但是,除了他之外,其余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意动的神色,如果放弃任务就能得到两千万,那么又何乐而不为呢?
 
    “你还真猜对了,我有两千万不如去做慈善,为什么要给你们这群**丝呢?”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里全是蔑视,即便他已经重伤,但也不是这群小喽啰能侮辱的!
 
    “你说谁是**丝?”
 
    “想死不成?”
 
    “哥们现在就打死你,看看谁笑到最后!”
 
    一群人都开始愤怒起来,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。
 
    “你说得对,他们确实是**丝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个窈窕的黑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四辆越野车的后面,语气之中带着清冷之意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775章 喂,你别装死
 
    由于有这二十个男人挡着视线,苏锐并不能看清楚这个女子的模样,但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之后,自然就明白对方是谁了。
 
    夜莺!
 
   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可是帮了他的大忙,虽然之前没有露面,但是如果不是她把龙凤呈祥双刀借出来,李长风根本不可能造成明灭的重伤,明灭若是不伤,苏锐依靠自己的实力也不太可能顺利的杀掉对方……反而是他被明灭杀掉的可能性比较大!
 
    因此,那两把宝刀,可以说是今天晚上战局的转折点!
 
    那可是价值连城的两把刀,就被夜莺这样大大方方的交出来,似乎都不担心上当受骗!
 
    对方能够这样帮助自己,苏锐又怎么可能不感谢呢?
 
    那为首的中年男子听到这清冷的声音,转过脸来,眼中顿时闪过了惊艳之色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,把全身那火爆的线条极其清晰的勾勒出来,脚蹬战斗长靴,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,她留着利落的短发,脸上戴着黑色的口罩,虽然看不清全部的容貌,但是从她那大大的眼睛和白皙的肌肤便不难判断,这绝对是个美女。
 
    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种级数的美女平日里本就极为的少见,更何况是这种杀戮之夜?
 
    “你是谁?”
 
    为首的中年男人冷冷问道,他转过身,已经调转了枪口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在场的有一半人转脸面对夜莺,还有一半人仍旧用枪口指着苏锐,很显然,他们都是训练有素,已经把这种情形模拟了很多遍。
 
    “谁指使你来的?”
 
    夜莺冷冷问道,她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有种寒冷之感侵袭着身体。
 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,你觉得这种花钱消灾的主儿,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吗?”中年男人笑道,二十人对上两人,他真的找不到任何能使自己失败的理由。
 
    “这么说来,你就没什么价值了?”
 
    夜莺回了一句,然后右手一扬!
 
    一抹寒光从她的手里爆射而出,刺痛了众人的眼睛!
 
    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开枪,就发现中年男人的喉咙已经被一把闪着雪亮寒芒的短刀穿透了!
 
    下一秒,他们的身后就响起了枪声!
 
    苏锐还是用他那极为独特的开枪方法,硬生生的把单发的手枪变成了连发,多声枪响似乎只是连成一声而已!
 
    他的枪口只是转了一圈而已,就有十个人应声倒下!
 
    子弹打光,苏锐的左手一扬,一道乌光已经爆射而出!瞬间便刺透了一人的心脏!
 
    与此同时,夜莺也已经杀到了这些人的跟前,她的右手从中年男子的脖子间抽出凤刀,干脆利落的划破了身旁一人的喉咙!
 
    以夜莺的功力,一旦被她近身,那么这些持枪者根本就没有开枪的机会了!
 
    苏锐一拉手中的黑线,收回军刺,同时便再度刺向其他人!
 
    好似砍瓜切菜一般,夜莺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剩下的所有人!
 
    当她把双刀收回刀鞘的时候,苏锐的军刺也正好回到手中,他一按按钮,军刺便缩回了手柄内部,发出铿然脆响,似乎是在回应夜莺双刀回鞘的声音!
 
    “你来了。”苏锐笑了笑:“来的真是时候,如果再晚一些,我真怕我撑不住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扁扁嘴,冷哼了一声,反而做出了一个四十五度仰望夜空的动作,看起来真是傲娇之极。
 
    苏锐摇头苦笑,来都来了,何必做出这种姿态呢?又是一个刀子嘴却热心肠的女人么?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沉的疲惫感从身体深处泛上来,之前夜莺未出现的时候,他还能紧绷着,此时敌人全部都死了,他也撑不住了。
 
    苏锐虽然被称为太阳神,但终究是人不是神,明灭的那一通重拳,早就让他耗尽了精神,身体多处都出现严重伤情了。
 
    这种疲惫的感觉一旦涌上来,那就再也抵挡不住,苏锐只觉得眼前一黑,手中的军刺再也握不住,砰然落在了地上!
 
    他的重心完全失去,闭着眼睛,在地心引力的牵引之下,朝着地面栽去!
 
    虽然没有任何的外力作用,但是若让苏锐这一下子栽实了,恐怕脸上还是要缝几针的,说不定鼻梁骨都能直接被坚硬的地面拍骨折。
 
    夜莺还正保持着那副冷冰冰的傲娇模样,却听到了军刺落地的声音,她感觉不妙,连忙转脸,却看到苏锐正在朝前栽倒着!
 
    “喂!”
 
    夜莺喊了一声,迅速上前,在苏锐的身体已经和地面呈四十五度角的时候,双手扶住了他的肩膀!
 
    而苏锐的脸也很幸运都没有砸到地面之上,而是碰触到了一个柔软的所在!
 
    夜莺托着苏锐,看着对方的脸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前,黑色口罩之下的脸颊不禁浮现出两朵红晕,眼神之中则是露出又羞又恼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晕倒都要这么流氓吗?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”
 
    夜莺哼了一声,想要松手,却发现苏锐真的不是装的,刚松开,他便栽向地面,夜莺不得不再次伸手接住。
 
    “真没用。”
 
    夜莺单手捡起苏锐掉落在地上的军刺,然后让苏锐的两只手搂住自己的脖子,双腿一用力,便将苏锐背起来了!
 
    她倒是想用中年男子留下的那几辆越野车,却发现没有一辆能打着火的,苏锐那几发子弹打碎了大灯,显然也把某些线路给破坏了,好端端的车却启动不了!
 
    夜莺的身材看起来娇俏而纤细,但是背起苏锐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倒是显得不怎么吃力,只是没什么美感而已。
 
    苏锐的脸就趴在夜莺的肩头,眉间露出深沉的疲惫。
 
    “单挑明灭,也真是服了你了,逞能都不分时候的吗?这是勇敢还是脑残?”
 
    “那么沉,也不知道你每天吃多少,跟猪一样,胖死算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说着,她平时在人前说话都很少,此时却充分展现出了话唠和毒舌的双重潜质。
 
    夜莺这次是打车来的,并且为了避免被中年男子一行人发现,远远的就让出租车离开了。
 
    这大晚上的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夜莺也只能背着苏锐走远一点,才能打到出租车。
 
    “喂,你到底是不是装的?我都快累死了。”夜莺说着,还狠狠的掐了苏锐的大腿一下。
 
    她这一下真的挺用力的,但是苏锐却没有任何的反应,趴在她的背上,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知觉。
 
    “装的真像。”夜莺冷早就大喊恶心了,可是夜莺没有,她看着这暗红色的血液,眼神之中掠过浓浓的担忧!
 
    内出血!
 
    一定是明灭的重拳导致的!
 
    “混蛋,你可不要有事!”
 
    夜莺深深知道内出血的恐怖后果,此时距离苏锐和明灭交手结束已经过去很久了,她真的耽误不起任何的时间!
 
    “你可不能死,你要是死了,谁来给我找姐姐?”
 
    夜莺说着,竟背着苏锐开始了小跑!
 
    她的身体素质是不错,但是背着这么一个大男人跑着,十几分钟后也就气喘吁吁了!
 
    可饶是如此,夜莺的脚步却是一点没慢下来!
 
    有很多私家车路过,但是却没有一个停下来帮忙的!
 
    或许是这样太过颠簸,苏锐又是一声闷哼,再度吐了一大口血!
 
    感受到了那滚烫的液体,夜莺满脸都是焦急!貌似这一次的吐血量比之前还要多!
 
    由于沾染了苏锐的鲜血,现在的夜莺看起来伤势要比苏锐严重不少!
 
    “这结果真不错,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,看来,是要好好的谢谢明灭呢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前方的路口已经出现了一个身影,身穿白色长袍,手里拿着一把折扇,轻轻扇着。
 
    秋天的夜里在这里扇扇子,在夜莺看来,真的是装逼没装到点子上。
 
    “你是谁?”